湖北7岁女童失踪遇害,别再让沉默变成熟人罪恶的“遮羞布”

今天(8月6日)凌晨03时28分
在等待了一晚后
我们等来了一个无比痛心的消息
湖北襄阳老河口市李楼镇7岁女孩张紫露的遗体
在邻居高啟良家后院中挖出
这个世界又少了一位天使

微信图片_20200928132112.jpg微信图片_20200928132122.png

据澎湃视频截图


8月2日19时50分
老河口市公安局指挥中心接到群众报警
家住李楼镇的某7岁女童当日下午外出未归

微信图片_20200928132158.jpg

7岁的张紫露是一名留守儿童,平时跟爷爷奶奶一起生活。事发时正值暑假,她每天会在午饭后外出,在家附近玩耍,晚饭后归家。

然而犯罪嫌疑人,杀害她的邻居高某今年57岁,他的身上有三个标签:离异、独居多年、“手脚不干净”。

女孩父亲张某称,8月4日下午,民警牵着警犬来到其家中,警犬闻过果果衣物后,开始搜寻。当天下午5时30分许,警犬搜寻至同组村民高某家门口后,吠了几声,便不愿离去。因高某不在家,村干部便给高某打电话让其回家。

约半小时后,民警和村干部再次敲了高某家的门,见无人应答众人便破门而入。高某见状翻墙逃跑。“打电话让他回来,他悄悄回来的,我们不知道,破门进去的时候,他跑了。人到现在也没找到。”张某说。

随后警方发布了悬赏通告。


微信图片_20200928132223.jpg微信图片_20200928132227.jpg


据悉,高啟良家距果果家约百米,知情村民对57岁的高啟良的评价是:“手脚不干净”的他性格怪异,曾受到过行政处罚,妻子和他过不下去后,两人离了婚。目前,他已独居多年”。


我们总认为犯罪分子离我们很遥远,其实可能就藏在身边,甚至可能是你熟悉的人。


危险的“熟人”



据“女童保护”(中国少年儿童文化艺术基金会女童保护基金)统计,2016年全年媒体公开报道的性侵儿童(14岁以下)案件433起,受害儿童778人,平均每天曝光1.21起。受害儿童中,女童为719人,男童为59人。男童被性侵现状同样不可忽视,也更具隐蔽性。

2013至2015三年间,全国各地被媒体曝光的性侵儿童案共968起。其中,受害儿童超过1790人,这一数据尚不包括表述为“多名儿童”等概数的情况。
而这仅是基于公开报道的数据。

事实上,社会与学界的共识是,诸多主客观因素造成大部分性侵儿童案难以被公开。犯罪心理学专家、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教授王大伟表示,性侵害案件,尤其是针对中小学生的性侵害,其隐案比例是1:7。换言之,一起性侵儿童新闻的曝光,或许意味着7起案件已然发生。


微信图片_20200928132320.jpg



然而在“女童保护”提供的数据却显示:

2013年的125起案件中,教师及校长作案43起,邻居及父母的朋友作案14起。

在2014年曝光的503起性侵儿童案中,熟人犯罪442起,占比87.87%(未提及双方关系的案例未统计)。

在2015年曝光的340起案件中,熟人犯罪240起,占比70%(未提及双方关系的案例未统计)。

2016年的433起案件中,熟人作案的有300起。

此外,家庭成员性侵尤为值得关注:在2015年曝光案例中,有29起恶性案件发生在家庭成员之间,且因案情性质复杂、难以被揭发,多为长期施害。

熟人,却变成“危险”的熟人,令人“心悸”。


农村地区更难发现


据“女童保护”连续4年的统计,直到2016年公开报道的性侵儿童案件中,农村地区才首次高于城市地区。此前,在2015年统计报告中,受害者为农村儿童的仅占比23%,明显少于城镇。2014年受害的城镇未成年人高达409人,而农村未成年人171人、进城务工人员子女42人。


志愿者在深入山区、乡村等实地考察、授课发现,由于家庭主要成员长年外出打工,农村留守儿童长期缺乏家庭的完善监护。此外,农村学校及社区的自我保护教育及基础生理教育较为落后,甚至存在空白。


相较于农村,城镇地区儿童受到更为密集的来自家庭、学校、社会的监护,使侵害行为更容易被发现。此外,城镇地区司法系统的完善、媒体活跃程度高、观念相对开明等因素,也使此类案件更大可能被公开曝光。

微信图片_20200928133428.jpg



抹不掉的性侵创伤


儿童被性侵之后,容易罹患焦虑、抑郁,创伤特异障碍:急性应激障碍或创伤后应激障碍。长期严重、持续、重复的侵害,可能会令受害人病情加重,且伴有人格改变。


愈合,不仅在于身体与心理,还意味着回归社会。遭受过性侵的受害者,面临着标签化、污名化、冷漠、误解……他们只能选择逃离社会,只因无处容身。


性侵儿童案,不只是家庭的悲剧,还是社会的警钟。它的背后,是儿童防性侵教育的“留白”、家庭学校监管的“失守”、法律体系的盲点以及心理救助机制的缺位。如果具备完善的“安全网”,或可有效减少悲剧的发生。

微信图片_20200928133433.jpg


别让沉默变成罪恶的“遮羞布”


沉默,是不少受害儿童甚至是家庭的常态。沉默也源自于大环境的偏见。


社会偏见造成的二次伤害,既隐形又压抑,让受害者及其家庭在诉诸法律后,却不得不“负重前行”。


“受侵害往往成为了孩子的过错。”曾接触过十余起儿童性侵案的律师李莹说,社会舆论对受害儿童的“污名化”,给孩子造成了难以估量的精神伤害。


李莹曾接手了轰动社会的百色助学网创始人王杰性侵贫困女生的案例。其间,起诉的女孩被认为给家里丢人了,甚至被要求“滚出去”。


微信图片_20200928133318.jpg


“为什么很多受害者选择沉默?因为传统舆论会谴责她们,舆论也许会把报警、起诉的人淹死。家庭和社会无法给她们保护,所以她们没有勇气站出来。”李莹说。


性侵儿童案,不只是家庭的悲剧,还是社会的警钟。它的背后,是儿童防性侵教育的“留白”、家庭学校监管的“失守”、法律体系的盲点以及心理救助机制的缺位。


公开曝光的案例,不少是机会犯罪。如果具备完善的“安全网”,或可有效减少悲剧的发生。


然而,一环环保护链条的断裂,却让孩子暴露于“魔掌”之下。

文章分类: 儿童性侵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