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考古女孩的背后,是6000万留守儿童的眼泪

“总有人认为,孩子只需要优渥的物质条件来满足,吃饱穿暖就是他们所有的需求,但你见过他们突如其来的沉默么?茫然的目光、封闭的内心,他们有一个名字叫——留守儿童。”


根据不完全统计,我国一共有6102万以上的留守儿童,这些孩子们的父母远离他乡,外出务工,留下年幼的孩子和年迈的老人相依为命。

他们无法享受到父母在思想认知及价值观念上的引导和帮助,缺少了父母情感上的关心和呵护,逐渐成长出不健康的姿态。


2020年七月,来自湖南的女孩钟芳蓉以676分的成绩考入北京大学考古学专业,一时间引起了网友的热议。在钟芳蓉7个月大的时候,父母由于在村里种田挣不到钱,只得离开家乡去了广东,靠着他们的勤俭节约和辛苦劳动,家里盖上了楼房,比她小四岁的弟弟也上了寄宿制私立学校。


微信图片_20200928120332.jpg


和大多数外出务工的父母一样,他们远在千里之外,靠天气预报来提醒女儿添衣,靠电话来嘱咐女儿注意安全,可是他们每次通话时间只有短短几分钟,父母工作的忙碌,女儿学业的忙碌,让这一家人来不及敞开心扉就匆匆挂断电话。钟芳蓉是个懂事的女孩,她理解父母的身不由己,却又从内心渴望陪伴。


微信图片_20200928120346.jpg


直到今年,钟芳蓉考上北大,父亲也曾劝说她选择其他专业,母亲也劝她不能只凭着自己的兴趣爱好,应该考虑一下自己未来的生活,但是钟芳蓉始终不为所动,也不曾对父母解释自己为什么会选择考古专业,常年两地分居让他们之间多了无法沟通的疏离感。记者曾经采访过她,钟芳蓉哽咽着说父母并不了解自己的爱好与梦想,她也无法坐下来对父母诉说这么多年的委屈与艰辛。

钟芳蓉是不幸的,但她也是幸运的,优异的成绩让她可以迈进中国最高学府去追寻梦想保持热爱,但是真正能从原生环境里走出来的“钟芳蓉们”却又有多少呢?


直到今年,钟芳蓉考上北大,父亲也曾劝说她选择其他专业,母亲也劝她不能只凭着自己的兴趣爱好,应该考虑一下自己未来的生活,但是钟芳蓉始终不为所动,也不曾对父母解释自己为什么会选择考古专业,常年两地分居让他们之间多了无法沟通的疏离感。记者曾经采访过她,钟芳蓉哽咽着说父母并不了解自己的爱好与梦想,她也无法坐下来对父母诉说这么多年的委屈与艰辛。

钟芳蓉是不幸的,但她也是幸运的,优异的成绩让她可以迈进中国最高学府去追寻梦想保持热爱,但是真正能从原生环境里走出来的“钟芳蓉们”却又有多少呢?


微信图片_20200928120853.jpg


凌霄看着母亲离去的背影,身边是李尖尖欢快的声音,但是这个小男孩知道,从那一刻开始,自己已经被抛弃了。


微信图片_20200928120901.jpg



抖音曾经红极一时的热梗“所以爱会消失对不对”,其实来自于电视剧《我们与恶的距离》中,女儿天晴发现父母关系出现问题可能会离异时,直接质问父亲的一句话。

孩子都是敏感的,他们能够第一时间察觉出家庭关系的异样,紧接着伴随而来的就是恐惧,“爸爸妈妈离婚的话你要跟谁”这个问题就好像一个诅咒,对于孩子来说,跟谁并不是真正的答案,真正的答案是——他们马上就要失去家庭了。


微信图片_20200928120907.jpg


中国有无数个离异家庭,因为父母要外出工作,或是有了新的感情,索性把孩子留在家乡由老人监护。孩子的年龄还很小,他们无法理解为什么父母会离异,在他们的心里,自己已经被爸爸妈妈“抛弃”了,甚至会自我怀疑,“我是爸爸妈妈的累赘”。这些孩子在成长过程中缺少了引导和交流,逐渐封闭内心,无论是学习还是生活,他们都会失去热情,如同枯死的嫩芽,被埋葬在无边的孤单寂寞之下,从此在他们的童年中,“父爱”与“母爱”永远的缺席了。


肯定有人会问,留守儿童的现状就没法改变了么?

当然不是,改变的方式有很多种,我们往往要依赖外界的力量,用共同的力量去抚平孩子们心灵的伤疤,弥补他们心灵的缺失。


微信图片_20200928121156.jpg


在云南省漭水镇,这样的诗歌课堂正在进行,诗歌成为留守儿童情感的宣泄口,成为他们与外界沟通的情感密码。

“这些孩子并不只是活在报道和电视中的标签,并不只是‘留守’‘贫困’,他们需要关注的目光、情感的共鸣。诗歌可能改变不了一个人的命运,但确实可以改变一个人”。——《新周刊》


微信图片_20200928121201.jpg


海拔2600多米的海嘎小学,位于这堂”贵州海拔最高村小“的豪华音乐课,源于支教老师午休时的一次弹奏。随着这支大山里的摇滚乐队网络走红,这群身着校服、皮肤黝黑的山里孩子,成了主角。音乐是他们唱出心中梦想的媒介,是为他们搭建希望的桥梁。


微信图片_20200928121205.jpg


知名纪录片导演蒋能杰(代表作《村小的孩子》)除了拍纪录片,还为家乡留守孩子创办乡村公益图书屋“棉花沙图书屋”。这是一个免费阅读平台,除了让孩子获取知识,更为了破除在农村依旧盛行的“读书无用论”。

人们似乎总觉得,只有物质条件优渥了,才有资格去探索自己的精神世界。但也有开拓者希望现在就能为这些孩子打开发现世界、表达自我的大门。——《新周刊》


微信图片_20200928121210.png


中国儿童安全守护平台的志愿者们到洛碛中心小学为留守儿童送去关爱,我们到孩子们身边去,去拉起他们的小手,注视着他们的双眼,我们用教育的方式去和留守儿童交流,敞开心扉,激发他们爱的力量。


这是一条需要持之以恒的道路,道路的两旁,一颗颗关于希望的种子正在播种,需要我们用爱去浇灌,等待它成长为参天大树,为树下的孩子们遮挡炎炎烈日,遮挡狂风暴雨,带来一份坚定的守护。

文章分类: 儿童心理发展